观 西施的真·结局 有感

内含剧透

内含剧透

内含剧透


看了结局后很开心,写一个短小君庆祝一下。 @撸夫主说你真是个小可爱 


首先,明明是路米的腻歪死路人的日常,我偏偏读出了神米的糖——因为新的天道,耶和华的默许,米迦勒才得以留在这个世界上。耶和华自始至终还是爱着自己的小疯子的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小疯子更快乐一些。


全书最悲·耶和华


其次,路米的第……n个崽子,第一个女儿,最终还是弯了吗……顺便问一句:妮妮安有没有比巴碧罗小上几千个伯度?(论暗天使恋童癖是否终止)


第三...

来自神米党的怨念(西施生快!)

神蛋长评

——来自白衣侠的,含着深沉的爱的西施生贺兼除夕节目


(本篇长评随心而写,真的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不乏尴尬成语以及比世界树枝桠还多的语病,西施太太原谅我这些错误吧!)


    我第一次看到神蛋是在2016年1月中旬,到现在已经一年了呢。我还记得我在2016年1月23日的日记上写下了“最近在看《老子和深谈恋爱时你还是个蛋》,我萌上旧世神米了肿么破!目测是万年大坑,希望不坑。”的字样。

  岁月真是把杀猪【划掉】刀,可以把周易变成这样的人,我也从一个小清新被迫变成了面...

闲的没事干写的乱七八糟的东西

自古       薄情者笑,痴情者哭.

宋:枉我待你如初,你却心有所属;

田:枉我断绝尘心,你却迷我决心;

田:枉我真心相对,你却欺我半生;

宋:枉我真心相对,你却伤我至此;

羽:枉我断绝红尘,你却执迷不返;

羽:枉我几世不忘,你却双目迷茫;

宋:枉我爱你此深,你却恨我切齿;

田:枉我征战沙场,你却佳丽三千;

田:枉我满腹经纶,你却置才不用;

田:枉我痴情如诗,你却薄情如纸;

田:枉我护你周全,你却剑穿吾心;

羽:枉我不离不弃,你却生死不依;

羽:枉我待你如日,你却眉目如霜;

羽:枉我至死不渝,你...

七月初摸了一张。

红楼·醉酒

这篇文是我看了李白一首诗后yy出来的脑洞,大家可以看成平行世界里的故事。渣文笔+流水账,鸡蛋鲜花不要大意都扔过来吧!大家给出意见的话我会很高兴哒!


<一>

    重山隐在江上氤氲的雾气中,远处,一叶小舟缓缓向岸边驶来。只见那撑船人样貌平平,但那眸子却分外明亮,仿佛落入凡间的天上星辰。


“怀青!”远处,一袭青色渐近。船上被称作“怀青”的人停住了动作,任由那船飘向岸边。


穿青色衣服那人走近后,只见他笑得灿烂,明眸皓齿,让纪怀青在一瞬间中有些晃神。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


只有我能欺负我哥,别人休想!(神蛋脑洞)

4.我们要关心一下光耀晨星

这是天道和米迦勒心智成年后发生的事情。两位表示拉扯大自己的光耀晨星每次出场都是一团光十分可怜,于是打算偷偷给光耀晨星捏一个人形,给他一个惊喜。


“这个怎么样?”天道指着一个银发,冰蓝色眼睛的模特(?)对米迦勒道。

“不好。”

“这个呢?”

“总感觉哪里不对……”

“这个?”

……

“米迦勒,这是最后一个了。怎么样?”

“不好。”

“……”


“光耀晨星他那么明亮,这个头发的颜色比较适合他。”说着,米迦勒把模特(?)的头发变成了金色。“眼睛的颜色还是深一点好看。”

哥,你看现在的怎么样?”米迦勒笑着揽着天道的肩,把他带到了模特(?)...

初一初二黑历史,放上来留个念。大部分是临的。有的是半成品因为找不到成品图片。

只有我能欺负我哥,别人休想!(神蛋脑洞)

2.翅膀的诞生

天道创造出让自己变高的椅子后依旧没有拿回自己的玩偶,天道很生气,很生气,很生气。于是就出现了这样的画面。

天道的椅子上长出了翅膀,天道坐在椅子上抱着自己的鲸鱼玩偶指挥着椅子追米迦勒。

“哥你作弊!我没有翅膀!”

“谁让你之前老欺负我的?椅子,追他!”

情急之下,米迦勒也给自己变(?)出了一对翅膀,这才没有被天道逮到。

--------几天后--------

“哥,我们来比赛吧。”

“比什么?”

“看你的椅子和我比谁快。”

“比就比!”

比赛之后,米迦勒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哥和他的椅子明明比自己重很多,两人创造的翅膀又没有太大的差别,自己却输了呢?

看了一...

(没想好叫什么名字先不写了吧。)总之就是脑洞

总之就是一个脑洞,罕见的巨大的脑洞。小学生文笔+流水账。不过咱们主要是来看脑洞的哈。


设定:

米迦勒诞生于尼伯龙根前,曾与天道和光耀晨星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

米迦勒和天道的监护人是早期的光耀晨星。

光耀晨星很喜欢他们,每天和天道、米迦勒玩是他最大的乐趣。

天道是米迦勒哥哥,但是他是永远的135.

1.神座的诞生

“米迦勒————!!!!!!!!!!”天道大喊着,那张和米迦勒如出一辙的脸上写满了气愤。

“哥,不怪我,谁让你那么——矮啊?”米迦勒说着把手里的鲸鱼玩偶举过了头顶。

“米迦勒,你、你给我!”

看着马上要哭出来的天道,光耀晨星叹了口气,对天道说:“先天的不足可以后...

用别人的贴吧ID写的黑花段子

咳咳咳,我先说一下哈,这些段子是我很久以前在黑花吧上写的,现在看表示自己都看不下去,继续往下拉的同志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人物略ooc,请轻喷


  @永恒冰颜

“花儿,过来看。”黑瞎子打着手电,招呼背后的解雨臣。

“黑瞎子,又怎么了。”解雨臣最近有些烦躁——这个死瞎子之前给他表白了,而自己又暧昧不清,真是让人烦躁。
“这是什么?”解雨臣看着那个东西,它在手电的照射下泛着悠悠的光亮,是一具雕刻精致的冰制人脸。
“这墓怎么也有上千年了,怎么这冰不化?”解语花皱皱眉头,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先不管这个,花儿知道吗,这叫‘永颜’,是古代墓...
© 曦可 | Powered by LOFTER